• 馬術在線 首頁 馬術雜志 行天下 查看內容

    白馬之鄉,草原精神 西烏珠穆沁旗白馬之鄉文化節行記

    2013-10-1 10:54| 發布者: Juno |原作者: 秋淼|來自: 《馬術》2013年8月刊

    摘要: 錫林郭勒草原上,高高的牧草隨風起伏著,就像綠色的海面。草叢里的牛羊悠閑地踱著步子,細嚼慢咽,在藍天白云下,碧綠的、一望無際的大草甸上,好像有人拋撒著珍珠。牧人的身影從遠處的一個點逐漸變得清晰,他和他的 ...


    錫林郭勒草原上,高高的牧草隨風起伏著,就像綠色的海面。草叢里的牛羊悠閑地踱著步子,細嚼慢咽,在藍天白云下,碧綠的、一望無際的大草甸上,好像有人拋撒著珍珠。牧人的身影從遠處的一個點逐漸變得清晰,他和他的伙伴在一起,那匹迎風而立的白馬長鬃飄飄。你問他們要去向哪里?草原上每年一度的賽馬正在召喚著,騎手們期盼已久的盛事大幕,隨著初升的太陽一起拉開!

    從2007 年伊始,西烏珠穆沁旗的白馬之鄉草原文化節每年吸引著無數人的關注。獨特的人文環境和地理位置,讓博大的草原文化一直生機勃勃。2007 年,“騎著馬兒過草原”活動,吸引了全國馬術愛好者的注目,中國傳統蒙古族的草原文化與美國西部牛仔文化的相互學習與融合,讓更多的人了解這兩種文化的優勢,從而相互吸引。此后,白馬之鄉的草原文化節便一年一度地保留了下來。

    白馬之鄉:熱騰騰的文化節

    遠處的終點線旁,聚集了等待的人群,順著這條路一直向前,就是終點。


    內蒙古地區的編制有三個“盟”,分別是錫林郭勒盟、興安盟和阿拉善盟;錫林郭勒盟下的西烏珠穆沁旗,相當于內地的縣級單位,下屬還有與“鄉”級平行的“蘇木”,“村”級單位稱為“嘎查”,這些稱呼大多在牧區使用。西烏珠穆沁旗位于錫林郭勒盟東部,人口約70000 人,礦藏眾多,大部分牧區草肥水美。近年來,政府退耕還林,大力開展造林治沙的工程,沿途走過就會發現大片的稀樹草原,地勢開闊的草地遠處,水流環繞著樹林,美不勝收。

    白馬之鄉的名稱,還要上溯至古代,據蔡猛老師介紹,這里曾經是成吉思汗第四子拖雷的領地,這個地區水草好,畜牧發達,馬匹質量優勝。至于為什么白馬最多,馬博士王振山老師說:“白馬的顏色是一種顯性遺傳。青馬、落地白等遺傳基因在這個地區的馬匹中非常多,所以出現白馬的幾率要比其他顏色高。蒙古人和藏族人多崇尚白色,認為是吉祥的象征,所以在馬匹的選擇交配上,也會多考慮出現白色遺傳的馬匹進行交配。因此,幾百年下來,白馬之鄉便形成了。另一個值得欣慰的是,這個地區的馬匹,具有的蒙古馬的特征最為多也最明顯,不論是從外形還是體能!

    烏珠穆沁白馬是自古以來生存在內蒙古草原上的蒙古馬中的一個類群,是蒙古馬四大名馬之一,關于烏珠穆沁馬的傳說有很多。此品種馬是成吉思汗時期宮廷專屬的御馬;在著名的小說《狼圖騰》中,草原上的蒙古族在對戰狼群時,身邊就是這群忠實的伙伴和戰友,他們騎著著名的烏珠穆沁馬,保護自己的家鄉和人畜。在農牧閑暇時,這片土地上的人們會拉響馬頭琴,唱起長調,穿上足以匹配燦爛陽光的鮮亮衣袍,來一場速度的較量。還會把愛馬梳妝打扮起來,進行一場“選秀”。

    據王振山老師介紹,烏珠穆沁的馬在吉尼斯紀錄上占有一席之位,那是成吉思汗誕辰800 周年的紀念活動。那次的活動共用馬匹組成了10 個方陣,每個方陣由橫豎各9 匹馬組成,最讓人大飽眼福的是,每個方陣的馬匹顏色全部一致,白色、黑色、騮色、紅色、栗色,不一而足。今年的“中國白馬之鄉草原文化節”的開幕式上,整齊劃一的白馬隊列充分向世人展示了“白馬之鄉”的魅力。

    從7 年前開始的這項活動,被政府保留至今,逐漸形成了西烏珠穆沁旗獨有的文化特色,與外界的接觸逐漸增多,牧民們的眼界變得更加開闊,更遠處的終點線旁,聚集了等待的人群,順著這條路一直向前,就是終點。多新奇事物的加入讓草原的傳統項目增加了許多活力。所以,文化節現在既有蒙古族的呼麥、馬頭琴的齊奏,也有來自匈牙利的馬術表演;既有傳統的各種距離賽馬,也有來自美國西部的世界杯繞桶選拔賽。另外,在場外還有中國馬博物館的展品展覽,新興的馬匹拍賣。文化節的稱呼可謂名副其實。

    賽馬,草原精神

    距離重點還有50 米的時候,冠亞軍還是不相上下。


    來草原,怎么能不看賽馬?!天還沒亮,草原上便人頭攢動了。觀眾們還沒到場,在起點的位置,無數人影交談著,相互招呼著,間或傳來馬的噴鼻聲、嘶叫聲,騎手們穿著各自的號牌服,馬匹身上備著馬鞍,有的僅披著氈墊,有的參賽馬干脆除了韁繩和銜鐵,什么也沒帶,驏騎是每個當地騎手從小練出來的功夫。偶爾會飄來一縷霧氣,草色在天光微熹中泛著清亮的綠,那是露珠在閃動。

    30.5 公里賽馬,是這個地區保留久遠的一個項目。很多人不理解為什么不是整數,同行的石哥簡單地解釋:“蒙古族信奉的薩滿教認為,61 是一個循環數,就像我們通常說的60 年一甲子是同一個概念,所以賽馬要賽61 里,折合成公里數便是30.5 公里!边@個數字對于悠閑地慢步小跑在野外游玩的人來說并不算什么,但對于全程奔跑的賽馬來說,絕對是個極大的挑戰。

    現有國內外的賽馬,多數的賽程為2000-8000 米,原本保留有12000 米的耐力賽的全國運動會,也從2013 年起取消了此項目,目的是保護馬匹。30 多公里的距離,馬匹究竟能否承受,這是一個很大的疑問。我身邊的一位牧民大哥說:“這算什么呢,我們每年都要比的,我們的馬(對這種比賽)合適得很!睂Υ宋覞M懷期待。

    出于保護馬匹和騎手的需要,賽道旁除了必須的跟蹤車輛以外,旁人是沒法開車跟蹤全程的,于是,賽道的終點便成了最搶手的觀戰地。天麻麻亮,草地上便出現一隊人,在賽道的最后一段慢慢走著,有人指著道邊的一個標記,那里便是這30.5 公里遠程賽最后沖刺的地方。馬的賽跑跟人類不同,沒有空中那條橫帶讓人撞線,事實上,標準線是橫放在地上的。人漸漸多了起來,從終點那根線開始向兩側延伸,或坐或站的人群在細聲聊天,偶爾傳出一聲高興爽朗的笑。不時還有人高聲打聽:“那邊開始了沒有?”清晨六點半,守在起始地的朋友從電話里傳來開賽的通知,這邊馬上相互轉告,像一個大聚會。

    奔馳的駿馬和英姿颯爽的騎手,草原因他們而更加生動。


    我身邊站著的蒙古大哥吊著一條手臂,據說是被馬踢到了,他自己說這不算啥,就是可惜自己的馬沒能參加這次比賽!拔业鸟R去年得了第二。你問去年的第一?是(來自)通遼的,今年西烏旗的馬不知道能不能得第一!彼鸵慌缘呐笥岩荒樑d奮地跟我確認那邊開賽的準確性,“大概全程也就40 分鐘,這點路,我們的馬沒事。根本不需要休息,你們那里的賽馬要休息嗎?”我沒時間跟他詳細解釋國際馬聯耐力賽的有關規則,只是問來時聽說的草原上“吊馬”的方法,他解了我一部分疑惑。

    他們調馬要從2-3 歲以下的小馬駒開始著手,買馬的時候一般不會選擇成熟馬,“都讓人騎過了么,有毛病,很不好調,所以都買兒馬子(小公馬)。買的時候看它的眼睛,眼睛要大;要看它的頭,頭大的不要;還要看它的腿,細骨的能跑,骨頭粗的不行;還要看蹄子,蹄子的大和小能適應不同的地面……”他的相馬經講得通俗易懂,至于吊馬,這個當地人才用的詞據說是他們的秘訣,這位牧民大哥講得比較簡單:“吊馬么,就是提前2 個月開始,每天早上和下午(在草原上)吃2 個小時,晚上不給料;隔一天訓練5-10 公里(跑步),就差不多了!边是石哥詳細說了原理,石哥講:“這是在讓馬匹減肥。讓它的身體和肺部周圍沒有脂肪,跑長距離的路程才不會對肺部造成負擔。為什么城市里養的馬沒有這么大的耐力?跑的距離長了就會有炸肺的危險?就是因為這里的馬幾乎全身都是肌肉。當然這也與馬種有關!

    賽馬,是大草原上必不可少的節目。天光大亮后,道路兩旁的人群更加擁擠,人人都等著第一匹馬沖向終點的鏡頭。這些觀眾里,絕大部分都是當地的牧民,他們手里拿著各種手機和相機,端舉著對向賽道的方向。有經驗的牧民看向身后的山丘,兩個山包中間夾著一條小路,待會兒馬匹就會從那里沖進人們的視線。我看時間已經7 點多幾分了,距離他們估計的40 分鐘還有不到10 分鐘,這種等待讓人心焦。

    所有的人都在各做各的事,在各種聲音里,突然有個人大喊了一聲:“來了!”一瞬間所有聲音消失,集體站直了身子,這一句的感染力,像極了電影《海上鋼琴師》中那一聲大喊:“Amarica !”站在圍欄內的人們全部回過了身,望向那兩山之間的跑道,四下俱靜。那里是正東方,陽光耀眼,山谷的陰影暗得讓我什么都看不清,忙急切地拉住身邊的人詢問,他直直地瞪著前方,嘴里說著:“你看見有煙塵起來的地方,就是有馬跑過!辈恢涝撛鯓有稳蓠R匹的那種速度,那可是跑過了近30 公里后的速度,居然與跟在身后奔馳的越野車速度持平,身邊的人議論紛紛:“(馬的速度)得有五六十邁吧?”“不止,我看得有80(邁車速)!”“哪有那么快?”“這我還能看錯么?”……

    第一批回來的馬有3 匹,前兩匹齊頭并進,一直到距離終點還有50 米時仍然分不出勝負,第三名是個小姑娘,落后大約100 米左右,沖刺時悶聲不響。周圍除了喝彩叫好聲,就是一片手機和相機的快門聲。然后開始四下打聽,究竟哪個才是第一,這是一片熱騰騰的氣氛,歡呼聲、叫好聲、大聲招呼親朋的聲音交匯在一起;準備下一場5 公里年輕馬比賽的選手摩拳擦掌,相互鼓勁;遠處是賽后遛馬的人群,騎手們彼此招呼;不管認識不認識,都有人對騎手表示祝賀。我按照照片的衣著,遍山尋覓著冠軍的身影,獲得第三名的小姑娘只有14 歲,個子矮矮的,她告訴我冠軍是41 號。那是個個子更加矮小的男孩,13 歲的年紀,騎馬已經7 年了,他的叔叔同時訓練他和馬匹,看到他過來用力地擁抱了一下,又回頭照顧馬匹去了。旁邊一個花白胡子的老人拉住孩子的手,用蒙語不停地夸贊。整片山坡和平地上,都是這種讓人激動的氣氛。

    這種氣氛,這種熱度,這種非要親身經歷才能感受的現場,僅靠網絡上的幾張照片、電視里的一個鏡頭是無法體會的。這是一種只有草原才有的精神,勇敢!強韌!不屈!這是全民參與的盛會,每個人都是與會的一部分,這種草原的精神在他們每一個人的身上!在每一個人心里!

    世界杯與拍賣會

    繞桶世界杯選拔賽前,晚會上的蒙古舞和美國西部的賽事氣氛并無不和。


    連續兩個晚上,是NBHA 組織的IBHF 繞桶世界杯的選拔賽,大大的“誰去世界杯”的LOGO 一直在會場大大的液晶屏上。這種運動之所以被深處草原腹地的西烏旗接納,我猜想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它的特色和異國情調。繞桶比賽進入中國有7 年的歷史了,這種游戲規則簡單,方式通俗易懂,同時場面激烈,懸念迭起,非常具有觀賞性和娛樂性,開展至今,頗受大眾歡迎。在牧民的眼中,這是一項特別的活動。我同好幾位當地的牧民聊天,他們都表示“看得懂,很有意思”!

    7 月16-17 日在西烏珠穆沁旗的賽馬場里進行的兩場夜場繞桶賽,突破了常規,采用兩輪晉級賽的方式,將比賽結果變得神秘,第一輪勝出的12位選手在第二天的比賽中抽簽分組,進行對抗。而最讓人贊嘆的是老年精英組的比賽,中央電視臺著名體育評論員蔡猛,年過50 仍然認為自己年輕的王江祁,繞桶界的元老級人物賈惠林、褚文、哈玉清、何定等老將們紛紛上場一決高下。老當益壯的騎手雖然速度比不上年輕人,但他們的精神的確值得稱賀。場外的觀眾感慨的同時將更多的掌聲留給了他們。

    其實無論是老年精英還是少年精英,成績固然值得欣喜,但賽場才是他們最喜愛的地方,這是一個舞臺,能經常與馬在一起合作、戰斗,對他們來說比一個獎杯、一個名次更加重要。這也是留給所有觀眾的印象吧,他們在場外看得更清楚,并且享受了兩晚的精彩。這一點,隨著每一位騎手出場,無論是動作流暢連貫的喝彩,還是不小心失誤引起的嘆息,都清楚地表現著。作為一名旁觀者,我在看比賽的同時,更喜歡看這種場上場下的互動,看他們因此起伏的心情,想象著,因為一場賽事,有更多的人喜愛上了馬,喜愛上了這項運動。

    喜歡馬是草原民族的天性,中國馬博物館展品的展出,則讓更多人了解馬的知識和歷史。身為中國馬文化博物館顧問的人蔡猛老師對此次將收藏展品送來西烏旗展出有自己的看法:“馬展很重要的一個方面是讓人們了解歷史,了解我們的過去,了解馬對人類做出的貢獻。西烏旗的老百姓們非常踴躍,都在看各種展品,有的還在摸。能感覺到他們對這些東西很感興趣。要發展我們的白馬文化,發展我們白馬之鄉,就應該讓他們有更多的歷史知識,了解了人和馬、人和馬鞍的過去,這樣對白馬文化節,包括用白馬文化帶動西烏旗經濟的發展都會起到非常好的作用!

    新穎的賽事規則讓人對比賽結果充滿期待,進入前12 名的選手等待抽簽的結果。


    與此同時,今年第一次嘗試的馬匹拍賣活動也同樣被寄予了這樣的希望。7 月17 日下午,中國內蒙古草原首屆馬匹拍賣展示會舉行,共有97 匹當地蒙古馬、8 匹純血馬和4 匹阿哈捷金馬參加拍賣展示。第一次的嘗試,也是給世人一個信號。就馬匹拍賣來說,國外非常盛行,并且有很久遠的歷史,電影《戰馬》中的拍賣鏡頭就是一個很好的例證。但國內很少見,尤其是這種馬匹數量眾多的拍賣活動,更是少之又少,主持人介紹:“這是一次嘗試!本褪且璐藱C會讓世人了解拍賣,熟悉其中的程序,以及看到當地馬匹的價值所在。

    拍賣會的目的不是追求成交量,而是邁出第一步。西烏珠穆沁旗的這種嘗試,讓民眾從茫然到了解,從而看到其中的意義和利益,這種“率先”、“開馬匹拍賣的先河”的作用,是無法估量的。無論什么事,總要有人走出一步,才能看到后面的問題,然后解決,然后發展。多種文化的融合,不會是一朝一夕,但也不會太遙遠,畢竟這里是草原,是馬的故鄉,在這里,所有與馬相關的事情,都顯得那么和諧從容。

    4 天的行程,感觸頗多,以往的圖片和影像資料在眼前的樹木、河流、草甸上,顯得那么平淡和蒼白,草原的氣息,自然只有在草原上才能碰觸,想感受這份疏闊和開朗,只有身在其中。所以我的建議是:每年的7 月,去錫盟看草原,去西烏旗看賽馬,去藍天白云下感受草原精神吧!


    (文/ 秋淼 圖/ 李艷陽、賈啟東、秋淼)

    相關閱讀

    ©2011-2025  馬術在線 (京ICP備11042383號-1)     E-mail:horsingcn@163.com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787號

    返回頂部
    女人自慰喷潮Av网,たと花火と在线观看动漫,韩国美女主播精品视频在线观看